当前位置: 6165金沙总站 > 古典文学 > 正文

小时候招待客人都在家里做着吃

时间:2019-12-25 18:21来源:古典文学
大概小学一年级二舅家招待,具体什么事情忘了。 反正就是有好多亲戚去吃饭,老家是东北农村的,小时候招待客人都在家里做着吃。 我记得那时长辈都在忙着做饭,然后我想上大号

大概小学一年级二舅家招待,具体什么事情忘了。

反正就是有好多亲戚去吃饭,老家是东北农村的,小时候招待客人都在家里做着吃。

我记得那时长辈都在忙着做饭,然后我想上大号虽然生在农村但一直都不习惯农村的茅房特别臭和恶心,所以我就

故事开始了,那时天还没黑,是傍晚。我边拉粑粑边往外看农村的房子,有院子直接对着大道,我看见一个男人走进来穿着一身蓝色西服,就是旧款的那种,还带着一顶蓝色的帽子带帽檐的。

院子挺长的走的很慢,就是很稀奇的那种东看看西看看。

那时我家给我哥新买了一辆车停在院子中间,他走到车那里时就趴着车窗往车里看,其实到那的距离时我就已经足够能看清人脸了,可是很奇怪我就是看不清他的脸,很模糊但是除了脸整个着装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时小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重点来了。

后来他越过车来到房子窗前,我看见他用俩个手趴在窗上往里看居然没有一个人和他搭话!我是就在房子旁边拉粑粑他离得我更近了,我依然看不清他的脸。

话说我也真是够神经大条的,还是没有害怕,就是纳闷怎么看不清脸呢太奇怪了。那时我已经蹲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就从兜里拿出纸准备开屁屁,注明: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我,但他好像知道我要站起来,突然就往旁边的仓房拉开门跑了进去。

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神经有多大条还是年少不懂事,我清楚的记得二舅家的仓房是插上的,而且是那种左边订了几节锁链,右边是一个挂钩。

我是属于那种手残患者,就是那个锁链我一直都挂不上就是很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我记得二舅家哥哥把仓房用锁链锁上了!他是直接拽门就进去了…

我提起裤子走到仓房门前看见门是挂着的!但好奇宝宝并没气馁而是亲自打开了门…

看见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今年二十九岁了还是能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就是那种从心里往外的害怕感觉

毛孔都炸了…一个“人”在我面前活生生消失了!当

时我腿都软了,然后屋里所有人都注意到我了我的脸色是那种刷白刷白的,都问我怎么了你知道人恐惧到一定程度是说不出话的。

我缓了一个小时才告诉他们我看到的整件事情,这是我遇到为数不多的灵异事件里印象深刻的。

姐姐跟我讲的她朋友遇到的事情。

好几年前了,她朋友和对象看完夜场电影,半夜12.00的那种,从电影院出门就和她对象在马路上溜达,突然间就想上厕所,看见路边一个公共卫生间,她就跟她对象说“我害怕,你在门口等我”。

她对象说行,后来姑娘就自己进去了,卫生间是那种带门的那种,她进去以后进了里面的那个,其他的都没关门,她瞟了一眼都没人,然后她就关门上厕所。过了一会听见有人推开女厕所的门进来,到她的门口问

声音特别冷的那种,她就说没有我不抽烟,外面也

没理她,过一会她上完厕所出去看见她对象,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无意地说:刚才进去的那个人还管我要烟,我也不抽啊。

她对象一下就愣住了,说,我一直在门口等你,没

动过,可是没一个人进去过...后来听姐姐说姑娘去附近的寺庙住了一段时间才回家..

外公去世三个月,我们这逢年过节都要做馒头。我外公生前喜欢热热闹闹做这些,然后我跟我姐就在做

馒头那天(我们俩因为工作都没有在家里帮忙所以不知道那天是他们做馒头还是后来对了对时间才知道)的晚上梦到我外公站在老灶头那边忙里忙外。

我还记得他跟我说某某放他几天假让他回家看看说了具体几号到几号但我不记得了回家一说这事儿我姐姐同梦到了.后来家里人烧了纸钱送外公走的。

外公一个多月前走的享年73岁,突发性脑溢血在医院抢救了十几天。

现在想还是想哭不能接受,生前身体很健康!那一天的早上他就想着让我外婆去给我们家送菜的时候,顺便带个哈密瓜给我吃,结果我外婆忘记拿了他就很急的

6165金沙总站,在家门口大喊,后来就说头疼了。

我真的非常非常自责,也一度想不开。

当时进icu他人已经深度昏迷了,我进去那天他睁眼看我,我说你如果能听见我说话就拉紧我的手,他就握得紧紧的,连护工阿姨都觉得很惊讶!

可是后还是离开我们。我愿相信这世上有鬼神!说几件外公离开后的奇怪的事。

我们家里人梦到他都是笑眯眯的样子一点没有痛苦。我表姐身体比较虚经常会被家里去世的祖辈摸头(外婆会一个个问在水中竖筷子有一次我姐又难受挂水也没用后来外婆帮她算这个筷子在水里竖了一夜没倒。。)然后就发烧。

她到现在为止一共梦到过三次外公。外公家有一只老狗,我家里人都非常爱狗.姐姐就梦到一个下雨天他

蹲在大门口笑踩睐摸着家中老狗说姐姐结婚以后你就跟过去吧。然后一位老太太拄着拐杖在旁边看着一拐一

拐的头发盘着。后来她描述给外婆听外婆说那是外公的奶奶来接他走了。

这件事情是初中的时候同学讲给我的,发生在东北。

她有个同学是东北农村的,有一天同学的小姨早上早早就推小车去地里干活了,那天早上雾很大,干活干着好好的,突然发现田里不远处有两个人穿着很古老,在叫她小姨的名字,还招手喊她过去。

先申明一下,同学的小姨体质很弱,很容易招惹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然后她小姨有些害怕就赶紧推车回家了。

等到了晚上那两个东西又在窗户外面喊她小姨,让她小姨开门让他们进去,这个时候她小姨也生气了.就对着窗外喊:我不认识你们,为什么要给你们开门?赶紧走吧。

然后她小姨就去了客厅,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这个同学是跟她小姨一个屋睡觉的,然后睡着睡着她小姨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在向她走来。

然后小姨就问她同学有没有听到,她同学说没有,然后她小姨就赶紧开灯,开灯的时候就感觉有一只手挡在开关那里,但是当时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扒拉开那个手,把灯打开,后来就没事了。不过后来一段时间,我开关灯都有阴影了…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小时候招待客人都在家里做着吃

关键词: